首頁>廣元全媒體>廣元萬象 > 正文

整形醫院良莠不齊 學員用雞腿練手割雙眼皮的縫合 三五天就能成“資深醫師”

2019-06-21 16:54:15 來源:廣元在線
分享到: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容市場的紅火造成了從事美容工作的人員技能良莠不齊,美容手術風險變大。美容醫生也是醫生,從某些方面來說,他(她)們從事的工作重要性一點不比三甲醫院少,所以技能審核應更嚴格才行,從而減少美容風險的發生~

  整容者因求美心切,很可能會提出一些不切實際的需求,這就要求在醫美培訓教育中,強調醫者應擁有良好的美容觀念;規避整容可能帶來的風險;發掘并引導出消費者的真正需求;立足現實與正確的審美,深入了解求美者。而不是僅關注順應消費者的要求和其帶來的經濟效益,罔顧一切良好觀念與潛在風險。

  整形培訓班用雞腿練手三五天就能“結業上崗”,“資深醫師”無處不在……相比于傳統醫療行業,醫美行業的實際發展狀況“野蠻”多了。

  “整形雞腿班”一詞,其實在醫美行業流傳已久,意在調侃現在的快餐微整形培訓班,學員用雞腿練手割雙眼皮的縫合,花一周左右就能學完微整形的理論與實踐課程,拿到所謂培訓機構頒發的證書。而正規整形醫師至少要經過3年的專業培訓,才可以考取職業醫師證,這些一周速成班學員的資質可想而知。

  實際上,除了國家承認的注冊醫師證,市面上所有關于醫療的證書都是不能實施手術的,各類醫美培訓機構不過是通過打擦邊球,培訓出成千上萬名手持“微整形美容主診師”證的“毀容殺手”。而這個證,很早就被證實過是假證,相關查詢網站也是假的。

  早在2017年底,央視《第一時間》就暗訪過此類醫美速成培訓機構。機構內的“老師”表示,只要參加她們的培訓項目,就可以在四天內快速取得雙眼皮和注射兩個項目的資質。但所謂講師卻沒有資質證明。培訓班要收取培訓費用6500元,機構老師再三強調收據上的費用是耗材費,且學員要對培訓過程保密。

  經工作人員說明,該培訓班白天講理論,晚上實踐操作。然而在課程理論部分,并沒有涉及多少醫學知識,大多數時間都在講醫美營銷套路,教學員如何忽悠顧客。

  培訓機構老師還強調在朋友圈可以轉發分享相關整容案例用于招攬生意,且日常建立人設與維護品牌形象,需經常更換圖片與文字風格,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除此之外,當有意向的求美者咨詢時,要合理評估對方的消費能力,分級推銷,盡可能多地攫取利潤。

  經過與身邊一些學員交流得知,她們來自各行各業,有服裝、零售、餐飲、銷售等,唯一的相似點就是對于醫美行業完全零基礎,只是看重了這個行業可能會帶來的暴利。

  在白天理論課程結束后,晚上的教室就成了做雙眼皮培訓的手術室。兩位實操老師只用口罩遮住口唇,手上還戴著戒指和手表。在臺上演示做雙眼皮的模特,是一名學員帶來的朋友,整個環境毫無專業性可言,更談不上手術要求的無菌級別。手術過程中,培訓班學員們還不停照相與撫摸,這樣的手術環境完全不符合規范,極易發生感染。

  央視《第一時間》截圖

  次日,僅僅學了一堂注射理論課的學員,就開始互相設計注射點位。注射藥劑是200單位的肉毒素,如此大劑量的肉毒素在注射時若有不慎,極有可能導致面癱、抽搐、失明甚至死亡。

  值得一提的是,肉毒素是一種神經傳導阻斷劑,在我國被規定為毒麻類藥品,目前只有一個進口美國品牌保妥適和一個國產品牌衡力為正品,其他產品,包括韓國進口藥品,均為假藥。培訓機構所用的藥物毫無意外就是假藥。如此高昂的耗材費,卻用來購買這種注射針劑,背后利益幾何,也許只有培訓機構自己清楚。

  但咨詢實操老師關于注射針劑的真偽性與操作是否正確時,得到的卻是模棱兩可的回復,老師一再強調操作大體無對錯之分,針劑真偽差別不大,讓學員無需擔心,卻對錯誤操作以及假針劑的危害閉口不提。

  除了互相注射這種“神操作”外,在雙眼皮課程上,學員居然是用雞腿來練習縫合技術。相比于雞腿,人體眼部組織要復雜得多,這種毫無意義的模仿練習無異于東施效顰。

  央視《第一時間》截圖

  此前就有業內人士向21新健康記者透露,目前中國的醫美整形行業,僅有1萬名左右的醫師具備整形美容資質,其余人員都屬于非法從業。流通到朋友圈和微博中銷售的微整形藥劑有95%都是假的,眾多小診所里的所謂“資深整形師”,均是“七天雞腿培訓班”出品的無營業執照、無醫療美容資質的“半路出家和尚”。市面上90%的注射毀容也是發生在“三非(非醫療場所、非專業醫師、非經CFDA認證產品)”機構。

  01

  野雞醫療機構

  在醫美行業,國內發展程度其實仍處在初級階段。由于選擇醫美人群年齡較小,受教育程度相對較低,很多小廣告都會用簡單直接的文字、誘惑的價格來抓住消費者的眼球,但其真實性有待考究。

  面對目前國內亂象叢生的醫美行業,21新健康記者在微博上查到大量相關機構的聯系方式,以咨詢的名義撥打一間工作室電話,了解到該工作室的美容項目可以說是“一應俱全”。從小的玻尿酸填充、眼綜合、瘦臉,到大的抽脂、隆鼻這些正規醫美機構才有資格操作的項目,在這里都能選擇。

  圖源:微博截圖

  至于價格方面,工作人員聲稱與大醫院、大機構相比都非常有優勢,且反復強調主刀醫生從業時間長、經驗豐富,如果記者想要進行手術,隨時都可以安排。

  然而當記者詢問該工作室的地址時,工作人員卻給出一個南京某小區的地址。記者指出這并非醫療機構,該工作人員隨即表明,這是主刀醫生的家庭住址,在家做,價格才有優勢,也更方便,效果和大醫院完全一樣。除此之外,該工作人員還讓記者添加了“主刀醫生”的微信,根據其朋友圈動態,可以看出該工作室主要以時下當紅明星的面容為整容服務賣點,還有許多美圖痕跡嚴重的自拍作為成功案例宣傳。

  該主刀醫生微信截圖

  然而當記者詢問為何醫生不在醫院手術室操作整容手術時,工作人員搪塞道:“醫院人多不方便,想做在哪做都行,價格也比醫院低。”且在記者繼續追問該主刀“資深醫生”的資歷認證以及所屬醫院時,工作人員先是避而不談,后來直接掛斷了電話。

  在互聯網與各大社交平臺瀏覽可以發現,“只要998,xx(美容項目)帶回家”等小廣告都是這類微整形服務提供者慣用的噱頭,即用正規大醫院幾分之一的價格與花言巧語來誘惑求美者,而刻意回避整容場所與主刀醫生的資質問題。

  這些被忽悠前來接受醫美整形手術的人們,宛如砧板上的魚肉,任由這些半桶水的整形師宰割。

  可怕的是,選擇此類“小作坊”,極有可能“中招”,染上一系列整形并發癥,例如假藥中毒、栓塞腦梗、過敏休克、栓塞失明、栓塞爛鼻等,嚴重者還有可能危及生命。

  經21新健康記者了解,此類“小作坊”式的三無整形場所,多半是在居民區甚至城中村的一間房屋,草草設置上生產源頭不明的醫療器械,配置幾個“資深醫生”,通過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臺,以及熟人介紹的方式招攬生意。有傳言說此類小作坊的運營策略是“做一單算一單”,一旦出現事故,馬上跑路消失得無影無蹤,其可靠性、安全性可想而知。

  02

  醫美出路何在?

  “誠如醫美行業字面本身,醫是第一位的,醫療才是它的本質,嚴格標準必不可少。而現今整個行業亂象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讓許多人鋌而走險,希望通過各種捷徑半路出家,用所謂“快速高效”的方法進入到這個圈子來。”艾爾建中國醫學教育執行總監范菁向21新健康記者說道,“對于醫美行業來說,需要一個更加成熟的醫美醫生培養體系,目前消費端的需求和公立醫院的實際醫生是割裂的。”

  此前21新健康記者曾做過調研,發現連鎖醫美機構美萊的一個醫院院長,月薪通常為30萬-40萬,中等整容主刀醫生的月收入也大概在5~10萬之間。醫療美容是市場化定價,主刀醫生月入10萬司空見慣,年收入上千萬的整形醫生都存在,遠高于其他行業醫生。甚至咨詢師都可能達到5~10萬的月收入,而醫美醫生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

  事實上,在面對醫美機構數量遠大于有相關資質醫生這個嚴峻問題時,多名業內人士向21新健康記者表示,我國現行行業體制與從業醫生的審核制度,可向發達國家的醫療教育體系規劃看齊。比如在美國,政府首先要求所有醫生在經過專科教育之后,每年還保留一個學分制,并將醫生分配給具體的政府組織或者專業協會,參加線上線下結合的繼續教育。在這一套完整系統內,若未完成相關的學習目標,資質可能會被吊銷。

  在提高標準、狠抓行業從業者標準資質的同時,醫美經營機構與培訓機構在為醫生提供教學時,也可利用傳幫帶的理念,帶教醫生,形成規模和體系,為行業創造人才儲備。

  另一方面,千篇一律的蛇精臉審美也是制約醫療美容行業發展的關鍵。

  “我們需要明確整容的真實目的以及與情緒、生活狀態之間的聯系,給常規求美者解釋整容的意義所在,用淺顯易懂的語言引導其選擇合理健康的美容方案。這就好比求美者想要達到一個積極向上的狀態,醫生就應該去解釋,希望達到陽光正向情緒,才是進行整容的結果。具體改善方案則是針對某個局部問題,由專業醫生做面部整體評估,從面部輪廓所出發,再下診斷,讓改變與整體的結合達到和諧自然。”艾爾建中國高級醫學教育經理向21新健康記者解釋道。

  整容者因求美心切,很可能會提出一些不切實際的需求,這就要求在醫美培訓教育中,強調醫者應擁有良好的美容觀念;規避整容可能帶來的風險;發掘并引導出消費者的真正需求;立足現實與正確的審美,深入了解求美者。而不是僅關注順應消費者的要求和其帶來的經濟效益,罔顧一切良好觀念與潛在風險。

  03

  行業升級

  以歐美醫療美容行業現狀為例。作為早在20世紀30年代就起步的領頭羊,歷經了七個階段、八十多年的發展,目前,美國已是全球市場規模最大、美容整形醫生總量最大、美容整形施行術例總數最多、行業發展成熟的國家。

  美國醫療美容市場成熟且發展穩定,整體保持較低年復合增長速度。據ISAPS及興業證券研究所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醫療美容行業增速為4.3%。

  美國醫療美容行業集中度高,多為連鎖門店經營,在渠道和服務體系方面趨于成熟,微創整形(非手術醫療美容)占美國美容整形總量的89.3%,貢獻了近年來醫療美容的幾乎全部增量,手術醫療美容增長則是停滯甚至負增長。

  然而,實際上隨著技術的成熟、市場的膨脹,2004~2011年,美國醫美也經歷過行業萎靡期。當時三項微整形技術問世,在促進行業快速增長的同時,操作技術的便捷化也使醫美行業壁壘顯著降低。同時,美國對行業缺乏針對性的監管,導致了大量無資質人員涌入醫美機構從業,行業迅速擴張并達到飽和。

  究其根本原因,其實還是其低門檻的行業特征造成競爭日益激烈,各家整形機構由于同質化,缺乏核心資源支撐,存量市場中加大廣告投入以爭搶客源的行為愈演愈烈,也出現過整形機構利潤情況快速下滑的情況。

  這一階段的萎靡期,與國內現階段的行業狀態頗為相似,只不過在美國,隨著醫美互聯網平臺的出現,促進了行業信息透明化,行業已在逐漸恢復增長。

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
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
财富阶级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