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技>IT業界 > 正文

云生意的未來:「智能城市」和「邊緣計算」會在「后天」到來,但你得先「熬過明天」

2018-10-17 17:17:02 來源:廣元在線
分享到:

  ?在生意中的人看來,今天布局、明天堅持、后天決勝,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

  京東云聯合京東數科(原「京東金融」)花了 1000 萬美元投了一家企業級網盤公司億方云,為其云業務線再增加了一個 SaaS 級應用入口。

  成立于 2013 年的億方云主要提供企業文件管理的付費網盤服務。億方云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公司企業客戶超過 20 萬家,收入保持以每年 200% 以上的速度增長,覆蓋地產、教育、零售、制造、互聯網、媒體、能源、咨詢等 51 個行業。

  對于京東云而言,投資億方云,和億方云在今后深度「綁定」則是「今天」布局云業務的重要一步。借助「億方云」可以實現在云在「SaaS」的突破。在接受極客公園采訪時,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云投資與合作發展部負責人鄧天卓表示,京東云選擇投資億方云一方面是因為它本身能夠在行業不景氣的時候實現盈利,但更重要是其「入口價值」。

  在京東云看來,企業級網盤正是「云」業務最好的載體之一。不論是傳統企業還是互聯網公司,在線協作和文件管理都是容易被接受的云上業務。借助這個入口,無論是從 SaaS 到 PaaS、IaaS 業務的拓展,還是云計算的落地才有可能。在鄧天卓看來,云業務是乙方生意。簡單來說,可以理解為「云」要在 SaaS、PaaS、IaaS 層面能夠帶給企業業務效率上的提升,才有望得到用戶的認可,和業務的增長。

  事實上,投資億方云已經不是今年京東云在云業務方面第一個大動作了。9 月,京東云在北京召開了合作伙伴大會,拉著包含英特爾、品友互動、希捷在內的 SaaS、PaaS、IaaS 三類企業,從互聯網、電商、制造、能源、零售、物流、金融、醫療、教育、傳媒、城市建設等多個場景做生態布局。

  在云生態建設背后,是京東云后起直追的決心。在鄧天卓看來,云是撐起亞馬遜、微軟市值的重要因素,京東云不可能錯過「云」這樣一個巨大的市場。在云的戰場中,京東云在公有云業務正式商用兩年間發展速度極快,但從市場占有率來看,目前仍處于第二梯隊。如何將云業務發展起來需要一個系統的打法

  從戰略上來看,京東云「今天」通過自身業務的拓展以及和第三方公司的合作,來不斷進行生態拓展構成云業務的防御性進攻;通過全方位布局,京東云可以在和國內競爭對手在「明天」競爭中堅持住;等到了「后天」,「智能城市」和「邊緣計算」等前沿科技將會成為京東云和競爭對手一較高下的下一個戰場。

  在 10 月 15 日京東云、京東數科和億方云戰略合作發布會后,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云投資與合作發展部負責人鄧天卓接受了極客公園的采訪。在采訪中,鄧天卓提到了近年京東云在業務構建中的邏輯,對云業務發展狀態的判斷,以及京東云對未來的規劃。以下為鄧天卓與極客公園的對話內容,經極客公園編輯(極客公園記者=GP,鄧天卓=D): 京東如何做「云」?資源的占用程度是關鍵

  GP:2016 年開始京東云自己在做云相關的業務,包括 SPI(SaaS、PaaS、IaaS)三個方面都有自己在做或者投資,京東云自己做和投資別人的標準是什么?主打的方向是什么?

  D:簡單說,一些要靠規模和資源支撐的我們會選擇自己做,但是要靠豐富性和全國性覆蓋服務的我們通常選擇投資或者合作。

  GP:不看類型,而看它對于資源的占用程度是嗎?

  D:對,這是非常簡單的版本,SPI 每一層都有完全不同的要求,比如 IaaS 需要質量和穩定性,別人把他全部身家放在我這上面,我肯定要靠譜,要具備穩定性等相關要素,要有充足的資源,足夠的彈性,有非常好的技術和容錯等等,這些東西要自己做比較好一點。

  PaaS 我們假設分為兩層,暫時分為兩層,high level PaaS 和 low level PaaS,high level 更貼近業務,low level 更貼近資源,這兩者就不太一樣,比如說 high levelpaas 有更多的行業特性,汽車、教育、醫療等等,還有更多的接口,比如像無界零售,比如如何投放流量,如何有更好的物流管理,我們會管理智能的 IOT,但是整個 PaaS 都是要拼豐富度的,每一個行業又要縱深又要豐富度,這個時候我們自己特別擅長的電商及其相關的我們自己做,不擅長的我們就要考慮投資。

  SaaS 更是了,PaaS 是貼近業務,SaaS 就是業務,但是大多數還是要第三方,第三方可以更好的滿足客戶的要求,但是 in house 的東西能滿足最基本的需求。

  GP:這三個產品類型方面都有什么案例?

  D: 我們自己做的主要都是圍繞無界零售相關的,電商四個環節,第一個是交易,第二個是商家,第三個是物流,第四個是支付。圍繞這些是我們每一個板塊會展開的,你上我們官網有非常詳盡的產品結構圖,這是我們 in house 自己做的。

  其他大多數都是跟市場合作的。(這次和億方云合作)我們的判斷,企業網盤是非常多企業云化的一個入口級產品,通過非常輕的產品就可以和企業進行服務級別的交易,這是非常重要的關系,基于這個關系,我們可以靠其他產品來把這個關系做厚。

  GP:可以講一下你所說的做厚嗎?

  D:今天只是億方云的產品,未來可能會牽扯到企業權限控制和內部的管理系統,授權甚至是采購,是一步一步加進去的。 云的過去和現在:仍然是非常早期的「乙方生意」

  GP:我們知道 2010 年到 2012 年左右有一波關于云業務的討論,在 2016 年到 2018 年,尤其是京東云公有云業務正式商用以后,又開始有一波新的關于業務的討論,在您看來現在談云和過去談云,有何異同?京東云在業務的拓展上和對云業務的認知上有沒有發生一些變化?

  D:科技領域有一個很老的話,我們往往高估了近期,低估了遠期。對于所有的科技產品,來的時候你覺得特別猛,改變你特別快,結果過一段時間你發現沒有那么快,反而降低了對它未來的期待,但是過個三五年一回頭看,它其實改變要比你想想中大得多。

  所以對于云也是一樣,提的非常早,但是任何企業,所有講到企業上云,都存在著無數的壁壘和障礙,在中國整個云的應用路徑和增長量和其他的國家都不太一樣。

  像美國,我們最早普及市場的企業,做著做著大家發現原來在他們背后有很大的 AWS,AWS 把這個市場驗證以后,微軟和、IBM 和谷歌都要全力進入這個市場,從傳統的互聯網行業到移動互聯網行業到傳統行業全都上去了。

  但中國不一樣,中國早期還是視頻和游戲(對云需求比較大),現在仍然是。我們真正的傳統企業和移動互聯網企業上云進程仍然很緩慢,這也是我們的公有云增長乏力主要的原因;我們國家的監管和金融保險,這些云的大戶都需要用私有和混合部署,而不全是公有云。所以從 12 年開始探討到 16 年,對于中國很多傳統企業來說速度真的不慢了,我們相當于跳過了 ERP 時代,直接到了現在。

  這也是我們看中億方云的原因,因為這些企業整體上云非常難,他連基本的信息化還沒有實現,大家還是用 Excel 管銷售呢!為什么億方云那么重要,因為拿 Excel 管理就是大家傳來傳去,這就是中國特色,我們拜訪了很多企業,無論是想做電商的整體解決方案還是其他方案,我們發現這些企業離我們真正的全 SaaS 化運營場景中間還隔了一層,跳不過去,他們都是用文件做企業溝通的。

  GP:是不是可以說京東云現在也沒有想去把這一步邁過去,而是通過中間的形式做?

  D:誰尊重市場尊重變化,誰就可以獲取更大的認同。

  GP:你覺得京東做云方面,是屬于快的還是慢的?

  D:云今天仍然是非常早期的階段。互聯網永遠存在變化,商業模式在變化,用戶的需求在變化,技術在變化,團隊在變化,管理文化在變化,激勵方式在變化,所有的變化都可以帶來利益的成長,所以不怕起步晚,就怕看不到未來。

  GP:剛剛你也說到了,云業務還是一個特別早期的行業,在你看來目前各個云業務和云計算方面,最有突破的業務是哪種?您覺得云的業務市場規模和行業增長會有多大?

  D:首先我們看整個云的消耗,過去幾年,云真正增長來自于直播、視頻這個品類的興起,你看各大 CDN 公司的報告,看哪個品類增長的快,這個需求上來了,帶動云也起來了。

  當這個需求一旦增長緩慢的時候,現有的玩家就開始分,比如騰訊忽然變大,金山就小了,阿里看不上游戲,馬云說永遠不碰游戲,但是你發現做云最大的用戶不是視頻就是游戲,你不碰不行,所以阿里開始做游戲的支持,它的增長也跟整個游戲品類的增長是相關的。

  云是一個被動的行業,并不是說我推動各行各業發生變化,而是有非常多的生意在不斷的調整成本結構和效率的時候,他們會選擇上云,這個時候會帶動云的增長。結構的變化和內部的驅動的變化,是根據需求的變化。

  你看中國云沒有那么快的增長,不像 AWS 增長得那么猛,第一,美國把你沒有吃的市場都吃了,美國市場一出來就是全球的;第二,無論是軍方的還是誰的,它都通吃。像 AWS 吃了 CIA,CIA 扭頭讓 FBI 上來,因為我的涉密級別比你高,你要跟我對接必須上跟我客戶一樣的云,他就過來了,那你金融行業有什么理由不上 AWS?

  中國不是這個順序的,公安是一套體系,一套工程全部是私有部署,這在中國不屬于公有云的機會,我們整個市場結構和需求的驅動力跟海外是完全不一樣的。

  GP:京東云在「私有云」方面怎么辦?

  D:沒有必要跟別人較勁,需求在哪里業務就在哪里。做云是純乙方生意,不是核心驅動力,是由行業帶著的一個被動的行業。

  GP:京東云和其他公司云業務上的差異化在哪方面有體現?

  D:現在云市場狀態特別像 08 年、09 年的電商,大家都覺得已經很大了,速度非常快,贏得人好象已經看得很清楚了,但是其實不是,很多新的商業模式和廠家都是在這之后才誕生的。所以我們現在也很難去預測未來,但是有一些大的路我們是愿意去關注的,這個路可能跟別人的不一樣。 京東云的業務規劃:熬過明天,后天再決戰

  GP:關于京東云的業務發展規劃能談一下嗎?

  D:我們自己分為三層,最下面是倉庫運營配送,就是 IDC 和網絡;中間是公有云加私有云,混合部署,包括專業云;上面是大數據和業務生態。我們和億方云合作是最上面一層。比如我網上銷售很強,但是我下面配送網絡要撐得住才可以。

  GP:你們今后五年要把它發展成什么樣,比如市場占有率會有什么規劃?

  D:我們到 2020 年希望可以拿到 20% 的市場份額,在整個中國云市場。

  GP:要快速做起來,你覺得你們的優勢在哪?

  D:市場結構還會變化,其實你看最大的一下子長得很大,接下來就是一直被吃,基本上都是這個原則。第二個,仍然會有非常多新興市場原來不存在,突然一下蹦出來,逐步的來貢獻增速,這就看誰布局的快,比如說邊緣計算和面向 5G,IoT,看起來每一家都在做,但是下的投入是不一樣的。

  GP:你們在哪方面賭注下的比較大?

  D:城市計算和邊緣計算。

  GP:其實你們的競品也在做這兩方面。

  D:舉一例子,為什么城市計算和邊緣計算我們做得多,因為京東是中國互聯網唯一一個到各地都交稅的。因為我們在各地有實體倉,所以我們和地方正確之間的關系是所有互聯網公司當中最緊密的。你看做城市計算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則,數據不能出省,甚至不能出市,你不可能在北京上海的數據中心讓各省各地所有的數據都傳到你的中央點。

  GP:是私有云的模式?

  D:都有。

  GP:所以您覺得包括城市計算和邊緣計算未來是會有特別大的市場嗎?多大?

  D:這個數字現在很難講,大數都有了,但是這個并不是我們真正盯它的原因,我們覺得這是非常有效的驅動。做互聯網的都有一個特點,希望抓入口,沒有人抓出口,因為(出口)沒有價值。對我們來說,第一個是哪些高增長的品類,今天還沒有得到驗證,我先占上,明天等不到你,到后天等你。

  第二個思路,競爭對手雖然已經進來了,但是他的優勢沒有辦法在市場里復制的,我的優勢可以在這復制,不管多小我都可以吃透了。我必須要有根據地才可以打,比如今天你讓我打游戲,我進游戲可能沒有優勢,但是視頻未必啊,視頻可能誰都有優勢。

  GP:你覺得城市計算、邊緣計算是屬于明天還是后天?

  D:后天

  GP:明天怎么打?

  D:堅持。

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
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
财富阶级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