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人文天地 > 正文

廣元市村支書接小伙去當知青母親煮珍貴的豬肉款待

2018-10-19 08:03:40 來源:廣元在線
分享到:


蔣和坪(后排右一)和伙伴們同時代一起,見證了廣元的蓬勃發展,也經歷了廣元的艱辛曲折。

穿過歲月長河,走過風風雨雨,蔣和坪(右二)始終不忘初心,扎根在山里。

  1980年,蔣和坪中學畢業回到農村,被派往知青隊當社員代表。

  【編者按】

  知青上山下鄉是在一定歷史條件下產生和發展起來的,是同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聯系在一起的。在這一歷史時期,四川151.47萬知青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奔赴農村、邊疆,在艱苦的環境中經受了鍛煉,增長了才干。他們同時代一起,見證了廣元的蓬勃發展,也經歷了廣元的艱辛曲折;他們在人生最寶貴的青春年華,為改變廣元農村落后面貌作出了重要貢獻。

  本周開始,廣元晚報“鳳凰周刊”特別推出“廣元知青的故事”,學習那代人勤勞質樸、寬厚包容、堅韌不拔的可貴精神!向他們致敬!

  1980年3月,是我中學畢業回到農村參加集體生產勞動的第8個月。

  就在這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們全家比往常起床得更早些。因事先約定了,今天上午,正興公社五四青年隊的王榮峰書記要來我家,接我去五四青年隊當社員代表。

  那時,每個大隊都派有1名社員代表,代表中有曾作過大隊干部的老同志,也有能做農村各種手藝的能工巧匠,還有牲畜飼養員、老農民等。五四青年隊的青年基本上是成都等城市來插隊的,隨著以后插隊青年數量一批批增多,由公社將分散在各生產隊的知識青年集中統一居住、生活、生產和學習。

  送別情景

  “幺兒”去當知青,母親不舍含淚站在房門口

  當地社員也習慣稱五四青年隊為知青隊、知青點。

  這次,來我家接我去知青隊當社員代表的王榮峰書記,他是1955年2月入伍的,次月,隨部隊入朝鮮,參加抗美援朝,1956年初回國,繼續服役到1960年4月3日,后轉至綿陽當時的四川無線電廠。1964年底,由于家里缺乏勞力,申請退職回到家鄉正興鄉建豐大隊,參加農業生產。王榮峰曾經也當過生產隊長、大隊長、大隊書記。1976年5月,他頂替原知青隊黨支部書記王太華到知青隊任職的。之后,根據上級要求,將五四青年隊改為了五四青年農場。

  王書記的到來,給我們這個“遷移戶”家庭帶來了榮耀,父母更希望能給我這個“遷移戶娃兒”帶來“前途”,全家人格外地高興。父母也沒有去生產隊上工,爸爸陪著王書記“擺條”(四川方言,聊天的意思),媽媽忙著操辦“伙食”,我也穿梭于父母之間打幫手。

  我們家原居川中地區,老家遂寧安居、船山一帶,人多地少。父母們那代人,家庭婦女人人都有做飯、儲菜的獨特“傳家寶”。戶戶都有幾缸不同品種的腌菜,由于菜缸是倒置存放的,有的也稱之為倒菜,款待客人桌上都少不了有五六個色味俱全、香氣撲鼻的腌菜。有的腌菜直接從缸內抓出即可食用,有的還需炒、煎、熬才能食用。當然,自家人平時是舍不得隨便吃的。這天中午,除了腌菜外,媽媽還專門煮了一塊不知哪年從生產隊分來的豬肉,那時的豬肉是純正的綠色食品。如果哪家炒肉,河里河面,家家戶戶的大人娃兒都能聞到炒肉時散發出的香味。加上從缸里抓了幾份倒菜,擺了一滿桌。

  飯后,我按王書記的要求,打好了被子,帶了一些常看的書籍和瓷盆,牙膏牙刷之類的生活用品行裝,跟隨王書記準備出發了。雖然父母平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讓自己這個“幺兒子”能走出“農門”,過上比上輩人強的好日子,但是,正當看到兒子準備出行,即將就要離開自己時,父母就又有點舍不得了。媽媽一輩子是個心比豆花還軟的人,平時送個客人,總要把人家送出家門。有時還要陪同走兩三里地,給客人帶的“回情”,人家客人客氣,再三不要,她非要再三勸說,一直到別人同意收下才罷休。這回,我們還沒走出門,只見媽媽兩眼飽含淚花,站在房門口看了我們兩眼,便即刻轉身回到屋內。我們此時此刻領會了媽媽的心情,只有爸爸還強裝著笑臉,把王榮峰書記和我送出了家門,直到我倆走上了門前那條彎彎曲曲、高低起伏的山路。

  勞作記憶

  每個玉米窩丟三粒玉米,多丟一粒都要摳起來

  知青隊距我們家大約五公里地,我背著簡單的行囊,王書記提著裝有文件報紙的包包走在前面,過了橫跨西河的石橋墩,便沿著彎彎拐拐的山路向緱家山知青隊山上爬行。

  上道巖就到達知青隊了,稍息片刻繼續上行。

  到了知青隊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雖在家天天舉目可見,但又從未來過這里。知青隊左鄰星火4隊(周家坪),右靠建豐二隊田家山,上連馬燈興隆一隊、三隊,下接建豐一隊。坐落于龍虎山(回龍寺)山腰,地勢平坦,大塊耕地,大口塘堰,山林廣闊,陽光充足,天藍地闊。在這里才真正展現出,毛主席老人家所描述的那樣,“農村是一個廣闊天地,在那里大有作為。”的壯闊景地,深深地感受到,這是一個生產生活、學習煅煉的好地方。

  知青隊的老代表們很熱情地接待了我,王書記也向他們介紹了我的情況,大家七腳八手,協助稍加安頓后,王書記便和幾個老代表帶著我看了知青隊的住房、會議室、廚房、保管室、養豬場、牛圈等大型生產、生活設施。

  其實,我去知青隊時,知青們都已陸續返城了,剩下的就只有各大隊派去的社員代表了。人少土地多,生產規模也在漸漸減小,但整個生產還在正常運轉之中。不難想象這里曾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中午報到,下午便投入了田間勞動。我的任務是往剛挖的玉米窩里丟玉米種。那時,我從中學畢業回到農村才半年時間,干這種農活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老代表告訴我,每次要丟兩路(行),每個窩子只能丟三粒種子,如果丟少了,種子不生,造成缺苗,會影響糧食產量。假設丟多了,造成種子浪費。這些道理淺顯易懂,我是很是領悟。在丟種過程中,還真發生了丟三落四的情況,我必須聽老代表的話,嚴格按照每個窩子只丟三粒玉米種的要求!如丟兩粒,我一定要再補一粒,達到三粒。如不慎丟了四粒,甚至五粒,我堅決要彎下腰從土窩里把多丟的一粒兩粒摳起來,那還真是個“摳門”。陽春三月,天氣干燥,久旱少雨,春雨如油,土塊板結,易丟不易摳。當手指被堅硬的土塊劃破時,也毫不馬虎。當我疼痛難忍時,便回憶起在小學課本上毛主席的教導“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多丟了玉米種,就是浪費,浪費就等于犯罪!所以不敢馬虎,同時,為求把失誤糾正過來,我按照每個玉米窩子只丟三粒玉米種的要求,完成了當天下午的勞動任務。(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蔣和坪,生于1962年,現年55歲,1984年4月入黨,1991年12月參加工作。籍貫遂寧,出生于劍閣正興鄉郭溝村。曾任正興鄉郭溝村黨支部書記、正興鄉紀委書記;1999年5月調到劍閣縣紀委工作,現為正科級紀檢監察員。

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
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
财富阶级注册